快门仙森-不二大树:

拍的比较仓促,这是一直在我心里住着的一个兔子,心里一直有关于这只兔子的画面有很多,这次仓促的拍摄只简单的拍了一些画面,可能有时间还会拍摄很多关于这只兔子的故事。它似乎是迷茫的,它紧紧抓住着的气球,是梦想。或许我们这一代人 都为了梦想与现实迷茫过。想拍这些只是为了记录自己的内心,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什么,但是至少想改变一下自己。

张十十:

#十年后会成为怎么样的人?#

认真用手指数了数,如果十年后这个平台还在的话,应该就可以看到了。

老师说过一句话,你的实力决定你的想法。我想我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实力,可是我还是觉得我想的还是蛮有力的。

十年后啊,十年,十年后的我应该结婚了吧(诶?),过了最莽撞的年纪噜,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恰好就行,不用为了金钱担忧,我有一张很大很大的白桌子画画,房间里有花,有我爱的人,我的家人都健健康康的,经常来串门,风和日丽我们就一起出去玩。

还能见到那些我学生时代的好朋友,就算很久不见,见面依然熟悉,依然说着没有营养的话(啊那个时候应该说点有营养的了……)那个时候我的家人已经和他们很熟悉了。

那个时候我还在画画,我可能学会了做蛋糕做甜点,我还是一样爱欺负身边的人,然后又像个小狗一样忠诚地爱着他们。

有一份喜爱的工作,有一个相伴的伴侣,有健康的家人,有几个最好的朋友,有一颗不老的心,可能是所有人的愿望吧。

所以年轻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努力吧。

一点一点加油,一点一点加油。

#给无论几年几岁的自己#



如果你爱我 村上春树

读书、电影、音乐:

如果我爱你,而你正巧地也爱我,

那你生病的时候,我会去照顾你,陪着你到好。

你骑车的时候,我会要你小心一点,还要你到的时候打个电话跟我说。

你忘了吃晚餐的时候,我会装做很生气,然后说“你这样会让我担心耶呢!”

你头发乱了的时候,我会笑着替你拨一拨,然后,手还留恋的在你发上多待几秒。

你想哭,我会陪你掉泪,尽管前一刻我的心情其实是雀跃的。

你要笑,我会陪你笑出声,不管我上一秒其实是沮丧的。

我在空闲的时候,会念念你的名字,想想你的声音。

我在逛街的时候,会想到:啊!你正好缺了这个。

我在发现了好东西的时候,一定马上想到:一定要你来看看。

我失眠了之后,听到你也失了眠,会在心里偷偷地傻笑。

我在熬夜的时候,接到你只为了说声”不要太累,早点睡吧”的电话会甜甜地笑着,而且乖乖的去睡。

我在想着你的时候,知道你也在想着我。

但是,如果我爱你,而你不巧地不爱我——

那你生病的时候,我只会打通电话慰问你,不敢奢求待在你身边。

你骑车的时候,我只会暗暗地在心中希望你安全。

你忘了吃晚餐,我只会笑笑的问”为什么不吃阿?”

你头发乱了,我只能轻轻地告诉你”头发乱了哦。”

你想哭,我只能在旁边无奈地轻轻叹着气。

你想笑,我只能微微地对你笑着。

我在空闲的时候,还是会念念你的名字,想想你的声音。

我在逛街的时候,会想到:是谁帮你买了这个了吧呢?

我发现了好东西的时候,无奈地想着:会是谁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呢?

我失眠之后,会躲着不让你看见我的黑眼圈。

我在熬夜的时候,不敢期待会有电话声响起来。

我在想着你的时候,会想到,这时的你,是想着谁呢?

如果我不再爱你了,我一定就不爱你了,我会去爱上别人。

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我相信有,你最好也相信。

--------------------------------------------------

微信:timetellyou 时光说  记录时光 文字阅读

我快乐,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我想和你好好的

Flipped:

 

 

 

归剑入鞘。

媒体写冯绍峰和倪妮,一个像剑,一个像鞘,我觉得形容得非常恰当。一个看似锋利实则脆弱,一个表面隐忍内心澎湃。契合得刚刚好。他们的相处刚好代表了爱情中万万千千的情侣的模样。开始的腻味,渐渐归于平淡,然后猜忌怀疑最终当初的感觉终于不在只好放手各自安好。

两个人相恋最初的那些画面让人心动。他傻傻地笑着说我叫亮亮,她坐在窗边上对他说你敢再不要脸点儿么,她躺在他的怀里询问他的过去,他站在她背后给她洗手交叠两人的手指,他和她一起去家具城为两个人的家挑选家具,她站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拥抱阳光。

而是谁说过,在爱情里,主动的那一方总是会受到更多伤害。还有是谁说过,男人总是在开始最认真,得到手之后就越来越不珍惜直到厌倦,而女人总是会越爱越深越放不下舍不得。这些都在喵喵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不得不承认很多人说她作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连作业本自己的微博里都写了,喵喵的原型,他的前女友,本来就是一个有点幼稚有点神经质的深爱他的女孩。

她不像亮亮有可以常常下馆子泡夜店的朋友,她的世界里几乎只有亮亮一个人。正因此,她才会在机场和亮亮分别的时候哭鼻子,又每天晚上给他打电话查岗,结果没过两天就自己跑回来了。其实如果不算后来过分极端的一些行为,喵喵和普通的恋爱中的女孩儿没什么两样。幼稚固执缺乏安全感.

——“你会不会离开我?我好怕。”

而亮亮又偏偏是最不能给她安全感的那种人。我记得她靠在他胸口听他一边抽烟一边自豪地讲他的历史,闷闷地说:“你怎么有这么多女人啊。”其实她只是太爱了,爱到要用最激烈的方式证明给他看,爱到无法忍受他离开她一步,爱到用尽一切方法挽留她哪怕舍弃自尊,爱到几乎失去了自己。

那句在他终于无法忍受要离开之前质问她的时候,她全部的悲伤难过的写成的带着哭腔的我爱你三个字,看得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相信每个认真恋爱过的人,都会有相同的感受。

“一生中可以喜欢很多人,但心疼的只有一个。”

====================================

至于《好好的》在豆瓣上的评分为什么这么低,剧本是由作业本的亲身经历改编这一点让《好好的》的剧情过于平淡。打个比方,比起电影,这样的一个剧本其实更适合扩充扩充拍成电视剧。仅就电影,要么故事精彩,要么方式精彩,是要让观众能觉得值回票价的。而《好好的》这样一部“平淡日子里的刺”不得不说更适合拍成电视剧,剧情刚好迎合当下年轻人的口味,主线主演都不用变,绝对完爆《北京爱情故事》《到爱的距离》等热门都市爱情偶像剧。


我要

彌音始晝 ..  Marsey .:

我要在花园里种菜
然后三十年不出家门
三十年刚好能够
榨干肥沃的泥土

我要写一本及腰的大书
及腰所以刚好抵住泪水
断掉的长指甲
一根或两根

昼夜不停地敲下
时间、地点和人物
再写上千百篇前言
我为我自己作批注

读者是废物
语词模糊
在孤独的棺椁中爬行
生命是他自己的观众

拉起白布蒙面
撒上纷飞的鲜血
最后一把大火
烧尽后再无一物

袖口

彌音始晝 ..  Marsey .:

袖口是秘密

对手藏匿疲倦的泪水

蚂蚁藏匿行迹


肮脏的孩童擦拭鼻涕

用一无所谓的笑脸

表露恶质还是无知


顺着皱褶滑落

滑落深秋的臂膀

眉心东风渐起


疲倦到最终还是合眼

残余的奇迹收缴

袖口香水失踪

互动的未来不应只在手指上 文章分享

Empty:

这是最近很流行的,对未来交互设计发展的一个观点 — 各种大大小小的用手指操作的触摸屏。

下面还有很多这种例子:

我的看法应该说站在了对立面上 — 这个视频所表现出来的东西,从交互设计的角度来说,还不够有远见。它只是在现状的基础上,小小的往前跨了一小步。而从交互设计的角度来说,现在的交互设计和交互媒介是相当糟糕的。

我希望这种展望未来的视频能带来正确的影响,因为他们能给人们指引方向,带给他们灵感。而正式其中一小撮被激发的人们,真正改变了世界。无论你是正在追寻梦想的年轻人,还是准备投资新领域的老者,我都希望这些“视频”能起到他们应该起的积极作用 — 真正的进步和改变我们的交互行为。

这篇小文章并不涉及任何详细的“未来发展规划”。 我只是提供一些可供参考的点子。

在开始构想应该怎样同我们的工具互动的时候,让我们先想一想“工具”到底是什么。

我喜欢这样的定义:工具通过扩展人类的能力来满足人类的需求。

换句话说,工具把“我们能做的”转化为“我们想做的”。一个好的工具可以往往可以兼顾这两个方面。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会着重谈一下人类的需求。每个人都喜欢聊需求,这已经成为了大热的一个话题。

但是我不会去讨论科技,因为那是最简单的部分。科技是可以被创造的,是可控的,而人类的本性却是难以琢磨的,是问题的所在。

我准备谈谈被被忽视的第三要素,人的能力。因为,如果工具被设计出来但是却超出了人的使用能力范围,这绝对不是个好工具。

让我们再来看看在那个视频中,未来的人们是怎样使用科技的。

你看出来了用户在使用什么跟 UI 进行交互了吗?在每副图片里面都有。

对了!

很好,我认为双手很棒!(讽刺)

我们的双手是上帝送给我们的美妙礼物。我们每天的大部分工作都必须依赖他们来协助我们完成,但是视频中所展现的交互概念似乎直接无视了它们。

首先,手能够感知物体,手能够熟练操作物体。

去随便找本书,翻几页。

注意,凭借着书本重量以及厚度在双手的分部情况,你可以对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有个大致的了解。翻一页,借着手指的触觉,你可以清晰的了解到你是否翻了两页,当你揉搓手指将他们分开的时候。

继续,去找一杯水,倾斜着握住它。

通过重量的转移,你可很清楚的感觉到有多少水在左边。

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品都会提供这种”反馈“。我们平时一般不会去理会它们因为他们太”平常”了。抽出一点时间去拿起你周围的一件物品看看,像你平常那样去使用他们,然后去感觉他们带给你的“反馈”。

好了,现在拿起你的 iPad,玩玩它。

手指感觉到了什么? 玻璃?这个触觉跟你现在所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毫无任何关联?

我把这个科技叫做”玻璃下的图片“(讽刺)。这种科技牺牲了大部分手部丰富的触觉,提供的是做作的视觉假象。

为了视觉而牺牲触觉,这值得吗?试试这个:闭上眼睛绑好你的鞋带,完全没问题吧。现在,如果你的手臂,手指都不能灵活自如,你还可以绑好鞋带吗?当我们通过手来完成某项工作的时候,触觉占据主导位置,而视觉起辅助作用。

“玻璃下的图片”交互方式是一个很好的关于怎样永久的让人们变的麻木的范例。就像把 Novocaine(一种麻醉药)注射到了手腕里。其实,我们用双手可以做的更好,而触屏却在所有“未来的交互方式中”扮演着明星的角色。

对我来说,说触屏是交互的未来就跟说黑白相片是摄影的未来一样。它显然只是一种过渡性质的交互介质。而且这个过渡期越短越好。

对于”玻璃下的图片“,你可以做什么呢?你可以滑动切换他们。

在触屏上,这是个最基本的手势:在平坦的表面上用手势滑动一段距离。

然而在现实中很少事情需要我们使用这样的手势。

以上是我能想到的全部。

那在生活中,我们操作时候的手势是怎样的呢?如下图所示,我们的手指有着非常丰富的的表达方式,并且我们几乎一直在下意识的改进他们。请注意这些图中所有手指的位置,哪些在受压而哪些在施压,以及物体是怎样保持住平衡的。

其实很多手势都是从 4 种基础抓法上延伸而来。如果你喜欢这些东西,你该去读读 John Napier‘s 的 《Hands》。

如果我让你打开个果酱罐头,你很有可能会在两种方法。

尽管没人教过你,但是你在没意识到之前,已经这样开了很多罐头了。

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中。我们的双手可以在三个维度赏移动和旋转物体。这个世界上没有另一个生物具备这样灵巧的双手。

那么,未来人们会怎样同设备交互呢?

交互设计的未来应该是一种“选择”— 它应该是百花齐放的,而不单单是局限在触屏这一条路上。

除了在广义上对人类文明的影响,真正的科技并不应该像奶酪放久了会发霉那样,就这样自发的“出现”。这样的科技需要聪明的人赞助,需要优秀的人才进行很长时间的研发。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这里是我的想法 — 去挖掘和开发人类尚未被开发的能力,而不是局限在研究一些过时的科技,然后草率的误导用户去使用他们。

很有可能,交互界面的未来就像上面那副图片所展示的那样。但是我们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呢?它完全无视了我们的双手所蕴含的在复杂手势和动作上的巨大潜力。

我们的双手的具有敏锐的触觉,他们可以进行更为复杂的操作。为什么要放弃这种梦幻般的能力?

这种对手势的一知半解已经困扰了交互方式的发展很长时间,现在仍然是这样,也许你可以帮助我们走出这个困境。

对!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依然是不成熟和不可靠的,不过请看:

在 1968 年 — 距离微处理器被发明出来还有 3 年 — Alan Kay 发明了新的平板显示屏,它的分表率是 16px * 16px — 比 Don Bitzer 的 4px*4px 显示屏有了显著进步。

Alan 看到屏幕上浮动的 256 个橘黄色的点之后,他回到家,拿起笔,然后画下了“iPad”。

为了追逐这个目标,他开始进行许多足以改变世界的研究,其中很多都跟你现在阅读这篇文章时所使用的硬件和软件有关。

上面这个例子大致说明了我想在这篇文章中表达的意思。触屏已经不算什么新东西了,让我们用我们的双手创造出一些更酷的东西。

如果你还能坚持读到这里,也许我还能带你再多走一步。低头看看你的双手,他们是否“连接”在其他东西上?是的 — 你的手臂!你的肩膀,你的躯干,你的双腿,你的脚,而他们都是一起协同移动的!

每个舞蹈演员和医生都知道人体是多么神奇的一件物品。将近 300 个关节!600 快肌肉!这些组合能够让你制造数不清的在不同方向上的动作!

下次做早餐,当你打开壁柜和倒牛奶的时候,请注意你身体不同关节和肌肉之间的这种精致而又极端复杂的协同运作关系。你平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是因为世界上每个人都能这么做。你已经习以为常了。

当你的整个身体都可以对交互介质输入指令的时候,你还认为人类交互方式的未来是建立在一根手指上吗?